《纳瓦尔宝典》书评

近日在《大教堂与集市》的译者卫剑钒的推荐下阅读了这本被评价为新时代《穷查理宝典》的《纳瓦尔宝典》,其中有部分观点确实很有启发。卫 Sir 给这本《纳瓦尔宝典》专门写了两篇书评,已经把书中的精华几乎都介绍完全了。我在这里出于自己的理解和感悟,做一点微小的补充。

这本书大致分成四个部分:前言、关于财富、关于幸福,以及额外推荐。四个部分的内容大约是 1:3:3:1 的比例,核心内容很符合书的副标题“财富和幸福指南”。

本文会聊一聊我在阅读此书的过程中在关于财富方面的体悟。关于幸福的箴言我读下来比较笼统,大致是“活在当下”和“关爱自己”。卫 Sir 在第一篇文章当中的 17 个要点里有 5 个要点是关于幸福的,第二篇文章学到的 22 条当中几乎全是关于财富的。我想我不至于在人生感悟和什么是幸福上有超过卫 Sir 的见解,索性不谈。

发挥杠杆,不靠运气致富

纳瓦尔投资过推特,本人是重度推特用户。他最有名的系列推文是“如何不靠运气致富”,直到今天仍然是其推特置顶内容。

这系列推文的落脚点在于“把自己产品化”,也就是利用你的专长和对自己的责任心,发挥杠杆赢得财富。推文中定义“财富是指你在睡觉时仍能为你赚钱的资产”,也就是中文语境下常说的“被动收入”或者“睡后收入”。纳瓦尔认为,如果你的收入完全来自于出卖时间,那么随着年龄的增长,能够投入到这种交易当中的时间和精力都会锐减,从而你的收入不会像拥有优质资产那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产生复利效应。

获得优质资产的方式就是发挥杠杆的力量。书中将可以致富的杠杆分为三类:

  1. 劳动力杠杆,也就是让别人为你打工。这是一种最古老的杠杆,也是在现代社会发展出创造财富的正和游戏之前,长期的主基调争夺地位的零和游戏所依赖的杠杆。如今,劳动力杠杆对于个人而言可能是最落后的杠杆,因为管理他人是一件非常复杂、极具挑战的工作,需要高超的领导技巧,弄不好管理者会落得个众叛亲离,被手下生吞活剥的下场。
  2. 资本杠杆,也就是用钱来扩大决策的影响力。这是工业革命和资本阶级革命以来创造的新杠杆,也是上世纪创造财富的杠杆的主要形式。管理资本比管理人要容易,但是利用资本杠杆仍然有一定的难度,赢得资本青睐也需要相应的技能。
  3. “复制边际成本为零的产品”产生的杠杆,其中包括书籍、媒体、电影、代码。这是随着信息技术跨越式发展带来的红利。即使是个人,也可以利用蓬勃发展的内容渠道来放大自己的影响力。毫无疑问,纳瓦尔本人就通过推特和本书至少数以百万倍地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

纳瓦尔发现,第三种杠杆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就是,使用它们以获得成功无须经过他人许可。劳动力杠杆依赖于其他人的信任和追随,资本杠杆依赖于有人提供资金。然而编程、写书、录播客、发推特、发视频这些事情不需要经过他人的许可。这几乎是一个人可以没有边际成本地成倍放大自己专长的手段。纳瓦尔对自媒体的发展和互联网及其上应用创造价值的能力的洞察力有很强的预见性。

杠杆解决的是从 1 到 100 乃至 10000 的问题,也就是藉由“规模化”来实现自己的“产品化”。然而,致富之路仍然需要发掘自己的专长来实现从 0 到 1 的突破。

纳瓦尔认为,专长可以分为销售技能和构建技能。构建技能指的是每个行业当中创造核心价值的能力,例如工程师之于科技行业。销售技能指的是把概念、理念或者产品“卖”给其他人的能力,包括销售商品,也包括市场营销、媒体传播、人才招聘、资金募集、员工激励、公共关系等等。专长是自己的兴趣所在,你能够轻松地掌握,然而社会却很难通过培训让另一个人快速地掌握同样的技能来取代你。如果一个人能同时掌握构建技能和销售技能,那么他在这个领域当中将势不可挡,或者说即使一开始只有一个人,但是很快也能集结和发挥出一个团队的力量。

纳瓦尔主张通过创业或者参与到创业过程当中赢得财富,这两者的共同点是拥有企业股权。纳瓦尔认为,能够产生被动收入的优质资产几乎都来自于企业股权。当然,并非所有企业都会成功,也就是说前一句话反过来不成立,不是所有企业股权都是优质资产。纳瓦尔认为,你应该在充分了解自己专长的情况下想方设法创业或者参与到创业过程当中去,勇于承担责任以取得相应的杠杆。一个好的领导者需要承担责任并带领团队取得连续的胜利,以赢得个人的信誉和财富奖励。

然而,承担责任也意味着当事情走向失败的时候,责任人会首当其冲。纳瓦尔认为,这类风险当中,唯一要避免的就是身败名裂的风险。

避免身败名裂的意思就是不要锒铛入狱。所以,不要做任何违法违纪的事情,任何事都不值得拿自己的自由和声誉去冒险。要避免一败涂地的灾难性损失。避免身败名裂也意味着不要做那些可能会威胁自身安全或健康的事情。你必须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做可能会让你全盘皆输的事情。不要孤注一掷、铤而走险。相反,要把赌注压在那些胜算较大、能带来巨大利益的事情上。

这也是创业过程当中要保持的底线思维,大部分人没有经受一次身败名裂的抗风险能力,因此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应该谨记“狡兔三窟”的智慧,而不是眼睛一闭、孤注一掷、放手一搏、铤而走险。

对抗诱惑,利用空闲时间

现代斗争:孤独的个体召唤出非人的意志力,进行断食、冥想、锻炼……对抗大批科学家和统计学家以充足的食物、药物和电子屏幕为武器制造出的垃圾食品、标题党新闻、无限的色情内容、无穷无尽的游戏、令人上瘾的毒品。

毫无疑问,现代社会信息量大爆炸,每天产生乃至只考虑通过手机和各种媒介推送到一个人面前的信息已经远远超出一个人所有的精力。如何对抗这些时间杀手,赢得属于自己的可支配时间,是每个人都需要面对的挑战。

过去,诗歌当中也写到“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或者是“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但是那时人蹉跎时间的主要原因,是在缺乏足够的知识和信息输入的环境下,平白无故地浪费时间。如今人们面临的问题是大量信息一股脑地推送到眼前,每一个应用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打断你正在做的事情,让你把时间花在它们身上,尤其是各类存在上瘾性的图片、视频、直播。

纳瓦尔提到,你需要以非人的意志力来对抗这些内容,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少数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上。大学期间,我的数学分析课程老师讲过,如果每天起来你无事可做,这是很糟糕的;但是如果每天起来你发现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以至于不知道从何下手,这也是很糟糕的。这也许是现代版的“过犹不及”。现代人不愁找不到消耗时间的娱乐,面临的难题几乎总是如何减轻自己认知和精力上的负担。

纳瓦尔还有一个有趣的观点,“只有在你感到无聊之后,才会有伟大的想法。好的想法从不会在你充满压力、忙碌、四处奔波或仓促的时候出现”。我本人可以佐证这一说法的真实性。只有在充分放松的环境下,思维才有可能不受限制地遨游,灵感才有可能自由地迸发。

知识劳动者的时间安排与运动员如出一辙,有训练和冲刺的时间,也有休息和重新评估的时间。

这一点在《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人件》当中都有提及。这也是我个人倾向于远程办公的重要原因之一,我在办公室几乎无法拥有彻底放松的时间,也就不会有接下来长达几小时的“心流”式的集中工作的时间。例如现在是早上八点钟,而我花在写作这篇文章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如果今天我需要过去办公室上班,此时我所想的唯一的事情就是再睡一会。

学习决策,锻炼判断能力

我在深度参与了企业创业和开拓新业务的过程之后,深刻理解到了构建能力是做成一件事情的必要条件,而判断和决策能力是能否充分发挥出自己和团队构建能力的决定性因素。

我们的教育主要教授的是在相对确定的条件下做出判断的能力,也就是所谓的做题家思维。然而,开拓一个崭新的业务,创造属于自己的企业和事业,绝大多数情况下要求你在极度不确定的情况下做决策,也就是所谓的灰度决策。这种情况如此新颖和重要,正是纳西姆·塔勒布的《黑天鹅》《反脆弱》系列图书流行的原因。

纳瓦尔认为,你应该锻炼自己的决策判断能力。这种能力的核心要点就在于诚实地面对客观条件。

创业过程当中,绝大多数人都会过分乐观地估计自己遇到的问题。我们的文化倾向于维持一团和气,因此即使“事情似乎有些不对”,也很少有人站出来批评。哪怕有人站出来批评了,往往秉承“和光同尘”原则的组织风气也会倾向于“各打五十大板”式的“两边都有错”或者“两边都没错”。传统文化上,我们简称之为“和稀泥”。这也是我经常遇到的情况。

我本人的交流模式是相对武断的,但是从来都欢迎别人抨击我的观点。可以说,在我发现自己认识错误的那一刻,光速土下座的流畅程度已经登峰造极。当然,很多议题并非一定要分出个对错或者一定有对错,我的做法是秉承“君子和而不同”的原则积极交流,只有坦诚地交流才能碰撞出好想法,不一定要在谈话对象之间达成一致。

另一个在不确定性的世界当中高效决策的要点,是把握委托和代理的边界。本书当中,“委托”的意思是自己成为委托人,也就是自己去做一件事情,这会带来主人翁的责任感;“代理”的意思是成为被他人委托的代理人,因为本质上是在为别人做事,那么一旦你的利益和委托人的利益产生冲突,做事的结果就可能很糟糕。

创业公司常讲 ownership 的概念,跟这里想表达的意思是一致的。往往创始人和创始团队对组织有较强的 ownership 意识,这种主动性足以让人把事情做得相当出色。开源社群的协作就是基于这样的设计,同时突出了这种 ownership 意识所需要的土壤,即充分的信任和授权。

Apache SkyWalking 的创始人吴晟在推特上提到过,机制保证,和防范措施是一个非常公司角度的看法。开源是一个基于贡献和信任的环境,传统的“人必作恶”的思路不适合。开源社群生产高质量开源软件的保证,主要是参与者的责任心。完成任务和认真艺术化的完成,绝对是天差地别。

我在 PingCAP 的某次分享会上,也提到过我们到底是以一个打工人的心态在不情愿地写代码,还是作为 TiDB 的共同作者在打造高水平的开源软件,这是我们能否冷启动开源开发者社群的重要评判标准。没有人比创业团队更在乎自己的产品,如果核心团队成员在决策模型上都把自己当做被委托的代理人角色,那么事情是办不成的。

从决策者的角度看,如何合理地决策委托自己和委托他人,决定了能否将自己有限的时间投入到优势领域上,将团队成员的时间投入到他们各自的优势领域上。如果一个决策者事必躬亲,那么哪怕他能够通过某种方式聚集到愿意追随他的人,劳动力杠杆也是不工作的。因为在他自己搞明白一件事情之前,这件事情不可能有任何进展。这种情况下,团队的上限就被这位决策者完全限制住了,而个人的上限尤其在分工日益复杂的现代社会当中是非常有限的。

最后,有一个“万能”的判断法则:

如果你难以抉择,那答案就是否定的。

注意人品,坚持核心价值

纳瓦尔在书中提到了四个核心价值观,除去最后一个“愤怒是毫无意义的”对我来说没有深刻的冲击力,其他的三点都是我自己自觉不自觉的坚持的准则。在书中看到以文字形式明确地说明这些价值观,很有共鸣。

第一个核心价值观是诚实。诚实听起来是一个简单到陈词滥调的品质,但是实际做到却不容易。对我自己而言,诚实恰恰是容易被证明的,而不需要长篇大论。我不喜欢故意隐瞒或者欺骗,因为为了圆上一个谎往往需要一千个新的谎言,这些谎言又需要再被圆谎。我在不同场合都提到过,我分享自己的观点的时候总是会检验说出来的话是否问心无愧。谎言往往是在不同人面前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也就是所谓的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为了维持这样的生活和脆弱的平衡,需要付出无限的心血,并且终有一天会迎来破灭。因此我会对自己诚实,也对他人诚实。这也是我前面提到我期望更直接的交流模式,并且做到及时认错和转弯的原因。如果一个人一贯正确或者不容挑战,那么这本身就是一个无法被圆谎的谎言,为了维持一贯正确所需要付出的努力,已经远远超出能够投入到创造价值当中的努力,岂非南辕北辙乎?

第二个核心价值观是长期主义。这一点我在最近分享关于开源的话题已经讲过多次了,开源社群的建设和发展是明显的长期主义。Apache Group 早在上世纪就成立,而今天被广泛使用的 Apache License 2.0 直到 2004 年才写成。社群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需要时间,试错、沟通并找到共识解决方案需要时间。部分创业者或上市公司老板认为,商业不同于开源社群,是能够超越规律短平快地创造价值的。这对于追求短期利益本身来说或许没错,在我们借鉴其他发达国家成熟的模式加速追赶的过程当中也有一定的适用性。然而,具有创造性的,跨越经济周期乃至长达一个人一辈子的价值,都来自长期主义和复利效应,无论是财富、人际关系、爱情、健康、活动,还是习惯。

第三个核心价值观是平级关系胜过等级关系。这从前文反对“一贯正确”并且追求坦诚沟通就能看出来,我也持有同样的观点。等级社会往往不容质疑,决策只来自于上行下效,这与每个人平等地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相矛盾。

我首先接触的集体合作模式就是开源社群的开源协同模式。在 2017 年的 Perl 6 网络聊天室当中,我可以和 Perl 语言的创始人 Larry Wall 直接沟通,当时他用的是 @TimToady 的昵称。我在读文档的时候看到关于面向切面编程(AOP)相关的描述,完全不明白说的是啥,就在聊天室里询问,而他正好在线,就跟我分享了对这个范式的见解。直到几个月之后,我才知道这位聊天室的 TimToday 成员,GitHub 上挂着 Perl 6 吉祥物“幺蛾子”的这个人,就是 Larry Wall 本人。

去年底的时候我写过一篇《开放式组织》书评,以及其中提到的《企业的人性面》这本相关联的组织管理经典的观点,都是关于协同当中平级关系的支撑。

我赞同平级关系,不接受等级关系。我不想高于任何人,也不想低于任何人。如果我和别人不能像平级那样对待彼此,我就不想和他们交往了。

结语

这本书虽然有两百多页,但是在卫 Sir 书评的引导以及过往经历的印证下,读起来并不费劲。如同书中推荐序和卫 Sir 在书评和读书群当中所说,这本书常读常新。它毕竟是一名现成的“成功人士”得到广泛认同的经验之谈,在人生不同的阶段和经历不同的事情之后,再读一遍这本书,总是会有不同的体会。也许这就是经典书籍的魅力吧。

强烈推荐一读!